8日下午4點45分,南京中山南路的一中考點門口,考生小張面露輕鬆之色走出考場。能提前交卷估計應是心情不錯,可記者剛想上前找他聊幾句,就被小張的母親一把攔住:“採什麼訪!明天還有考試呢,影響孩子情緒不得了,你負不了這個責……”說罷,急忙護著孩子消失在人群中。
  實際上,早在高考前夕,眾多家長就已進入“敏感期”。淮安市清河區考生家長張嵐早早預定了考點附近一家酒店的兩個標準間,一間給孩子住,一間留給自己提供全天候的陪考服務。徐州考生家長吳江濤要求在賓館當廚師的親弟弟請4天假,高考期間為孩子做飯,每一頓飯都制定了專門的菜譜,甚至詳細到在哪家超市購買肉蛋牛奶。南京市紫金明珠小區的夏又嫻奶奶一貫好脾氣,最近卻和樓上鄰居鬧了彆扭——樓上小娃娃在客廳地板上拍皮球,每晚都傳來咚咚的聲音,夏奶奶生怕吵著緊張備考的孫子,黑著臉上樓阻止。鹽城一位家長看到假2B鉛筆的報道後,竟逼著上海親戚專門跑到中華鉛筆廠的門市部去買筆快遞過來。
  考生家長望子成龍心切,當然可以理解;就連社會各界的表現,也“可圈可點”:高考期間,全省各地均開啟“靜音模式”,不但考點附近工地全面停工,一些地方還實施交通管制,絕對禁止過往車輛鳴笛;泰州質監部門為防止高考期間出現電梯故障困人等事故,耽誤考生考試時間、影響考生情緒,臨時組織開展電梯安全大檢查;南京城管部門出動2600名城管人員、470輛巡查執勤車,共設置了29個城管護考崗,為考生提供鉛筆、應急藥品、免費礦泉水等。
  不僅江蘇,全國均如此。武漢一名高三班主任6日突然病逝,校方向全校封鎖消息隱瞞噩耗,生怕“動搖軍心”;昨天重慶市渝中區昆榆名仕城小區因考生家長反映電梯運行噪音大,物業分時段停運電梯,1人高考導致96家住戶大熱天爬高樓。徐州賈汪大吳鎮建平中學索性包了大巴車接送419名考生去考場,校長程顥說,“考生大多是留守孩子,全家就指望考個好學校,鯉魚跳龍門。”
  記者8日隨機採訪時,南京市民大多表示:確實有點過了,但也就3天,誰家都有娃,相互理解吧!但也有不少市民頗有微詞:“遛個狗都要繞道,學生有這麼嬌貴嗎?”
  南京師範大學教科院副教授殷飛認為,高考不僅僅考孩子的知識能力,更考查孩子的精神品質、應變素養、心理承受等綜合能力,如果一個學生脆弱到在高考期間不能受到一丁點小動靜、小變化干擾,即使他考出高分,也未必是個全面發展的大學生。此外,社會過度關註高考,某種程度上會助長、強化考生以自我為中心的傾向,並不利於他們今後的人生之路。
  “考試貴在平常心,適度緊張最有利於水平發揮。人為改變原有環境,反而會讓孩子情緒緊張,加大心理負荷。”徐州退休老教師王利民認為,一些學生和家長連大自然的聲音都聽不得、受不了,其實並非外界嘈雜,而是面對高考他們自己的內心沒有做到平靜和安寧。
  南京二十九中校長孫漢洲認為,一切為高考讓路,是一種不正常的現象,說明高考仍然沒能擺脫“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悲哀,除了考大學,其他諸如職業教育、技能教育、成人教育等發展通道很有限。其實,人的一生要經歷許多場重要的考試,高考只是其中一次,並不代表一切,一考並非完全能定終身。
  不妨聽聽孩子自己的聲音吧——“江西那個考生見義勇為,結果錯過了高考,要是我肯定不敢,不是怕受傷,而是怕耽誤了考試。”“聽說無錫有3個考生睡過頭了,沒進得了考場,我每天夜裡都驚醒看鬧鐘還走不走。”……徐州考生張璐璐向記者出示微信朋友圈裡的“高考寄語”:“考過高富帥,戰勝官二代”“只要學不死,就往死里學”……“這些口號,越看頭皮越麻、越緊張!” 張璐璐苦笑著說。
  本報記者 王世停 王拓 王岩
     (原標題:高考, 我們該多點平常心)
創作者介紹

jovi parkour

tmexbp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